当前位置 >主页 > 人才服务 >
查看新闻

游戏里有人花几十万称霸王 有人赚到真金白银

* 来源 :http://www.designrmag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8-06-21 19:46

  8月14日,在美国西雅图,一场全球最具有影响力的电竞赛事DOTA2国际邀请赛中,中国战队夺得了冠军,5名队员共获得约913万美元的冠军金,一时间,网络游戏的是与非又上了话题榜。

  近年来,游戏呈现井喷趋势,只要一部手机在手,随时随地就可以玩游戏。2016年上半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,2016年1至6月,中国游戏用户已达到了4.889亿人,同比增长6.7%。

  一方面,游戏可以愉悦身心,并为开发者和部分玩家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,另一方面,于虚拟世界中的人也不在少数,有人为此一掷万金,更有甚者,为了玩游戏而违法犯罪的道。

  “总有一天我的生命将抵达终点,而你,将加冕为王!”带着不谙的懵懂与称霸世界的一腔热血,许多青少年于网络游戏,在虚拟世界中变相实现自己的梦想。网络游戏有别于单机游戏,可以与其他玩家互动,也可以进行PK,许多人甚至不惜花重金购买各种昂贵的装备,只为了逞一时之快,获得短暂的满足感。

  今年27岁的阿龙,是一名典型的游戏迷,在他读初中时,就开始迷上了网络游戏,而这款名叫“梦幻西游”的游戏,他一玩就是十几年。阿龙父母是做建材生意的,家庭经济条件不错。阿龙告诉记者,在读初中的时候,他在同学的引导下,迷上了“梦幻西游”,当时,他一个月零花钱有800元,其中600元都花在了游戏上。有时候点卡不够用,还会用家里的固定电话充值,“当时家里电线多元,我妈觉得纳闷,去查才知道被我拿来充值了。”阿龙说,那时常被父母。“他们为了防止我去网吧,曾一度天天到学校接送。”阿龙说,但是,一有机会,他还是会跑到网吧去。

  现如今,阿龙已经结婚生子,但是,他还是继续在玩“梦幻西游”。在家打游戏时,妻子会不高兴,说他只顾着玩游戏,都不带小孩。所以他经常找借口去网吧打游戏,有时候一打就忘记回家时间了。对此,妻子也跟他闹过几次矛盾,但是,他还是难以戒掉“游戏瘾”。有一次吵架完,阿龙直接去网吧待了一天,等他回家时,才发现妻子已经带着儿子回娘家去了。

  阿龙告诉记者,自己玩“梦幻西游”这些年来,花在这款游戏的钱至少有50多万元。“为什么要花那么多钱呢?”面对记者的提问,阿龙说,装备不好,在与别人PK时就会输,输了就会不爽,就想赢回来,就好比在现实生活中,如果你被人打了一顿,也会千方百计地想要报仇打回来。“想要赢别人,就要有好装备,好装备就要用钱买。”阿龙说。阿龙说,“梦幻西游”每个区都有一个名人,名人就是该区内玩得最好的人,装备最精良,玩家都以他为榜样,都想变得一样出色。“只要能赢,再贵的装备都会买。”阿龙说。

  “梦幻西游”不时会组织玩家进行比赛PK,阿龙为了在比赛中能所向披靡,继续花钱提升自己的装备,不久前,还花了6.5万元买了一把“青龙偃月刀”,终于在比赛中获得了“精锐组冠军”的称号。“拿到第一我心情特别好,花多少钱都没关系。”阿龙说,在游戏界,他们这种人被称作“人民币玩家”。“玩这款游戏,普通玩家和人民币玩家差别太大。”阿龙说,没花钱就赢不了,玩起来就没有快感,没有意思了。

  阿龙表示,他在游戏里还属于中等级别,还有花更多钱的,更厉害的。“在游戏里的一个朋友,已经花了200多万元了。”阿龙说。

  阿伟今年23岁,很打游戏,因为工作不顺心,换了一次又一次,去年一整年他都没有去上班,大部分时间都泡在游戏上。有段时间一起长大的发小约出来聚聚,也看不到他的身影。他玩很多游戏,以前玩网络游戏,后来转战手游,在游戏的世界里厮杀,他觉得很畅快,当游戏赢了比别人打得好,心里很有成就感。从去年到今年一年多的时间里,阿伟用于游戏充值的钱超过5万元,他办了3张信用卡,每张的额度约为1万元,每个月他都还最低额度,现在信用卡已累计欠下3万余元。“买宠物,买装备,买皮肤买得越多,升级越快,在游戏里就更厉害。在现实生活中我没什么可骄傲的,可是一到游戏里,那可就不一样了,很多人都不如我。”

  “在游戏里很单纯,不用考虑那么多,你只要打游戏够厉害就可以了。”阿伟说,你只要够厉害,那么你会拥有很多朋友,在游戏里也可以聊天,可以互赠礼物,现实生活中很多事情都能在游戏里实现。

  “上网、偷东西、做”,小雄(化名)这样概括自己来泉州两年多的生活,他今年才13岁。因为未满14周岁,只能对他口头教育。在鲤城江南的系统里,输入他的名字,有10页51条作案记录。其中,40起盗窃电动车、6起入室盗窃、1起盗窃车内财物、1起扒窃、3起其他盗窃。

  那么多次犯案,钱都哪去了?他说:“我更多时候是一个人偷,一共变现三四万元,都用光了,大部分用来充Q币了。”他上网,没钱就偷。父亲管不了他,已经2个多月没和他联系,自己回了四川老家。

  小雄说,2014年6月,因为迷上上网,没有心思上学,他辍学跟父亲和一个阿姨来泉州。父亲跟阿姨租住在鲤城江南街道,他一个人租住在他们附近。

  1个月后,他发现有的网吧允许未成年人上网,就偷偷溜出去玩通宵。每天下午3点,他去父亲打牌的地方拿30元,再去租房找阿姨拿20元,在家吃个晚饭,就去网吧通宵打游戏。直到第二天上午8点多,才回自己的租房睡觉。

  这样持续了1个多月,父亲和阿姨不再给他钱。他在网吧认识的一个人带他去偷车,每天给他200块钱。“分的钱当天就用完了,我们一起干了两个多月,后来发现他只分我三成,就没跟他一起,我自己干。”